曾經,視覺藝術自有其衡量標準, 作品的技法質量和創意決定著其藝術高度。傳統畫法的藝術家們從自然中尋找美,並賦予其獨特的精神內涵。他們以高超的技巧和藝術理念創作鼓舞人心的畫作,期待與慧眼欣賞的觀眾們產生心靈的共鳴。

經典藝術作品的衡量標準是對現實事物的生動刻畫,以及藝術家心靈世界的折射。高超的寫實技法和高尚的精神性一直是傳統藝術家們追求的至尊境界,直至今日。

然而,在照相術發明後,新的藝術潮流風起雲湧。印象派藝術家們擯棄了寫實手法,在畫布上用抽象的圖形和色彩宣洩內心情緒。印象派的擁泵們認為寫實畫派太過“單純”,能夠輕易被照片所取代。抽像畫法的先鋒們則相信,繪畫的核心並非技法,也無需寄予精神啟迪。

經典藝術的基石一旦動搖,視覺藝術領域也發生著驟變。藝術理念從歌頌神轉為刻畫世俗人間,作品的“美感”變得不再重要。漸漸地,藝術家們開始追求大膽的,激進的表達手法,有時甚至攻擊性十足。

20世紀初,就連工廠製作的馬桶也被藝術家冠以“藝術品”之名,推到觀眾面前。

一些藝術家力圖用令人作嘔的作品引起觀眾的注意,並非為了啟迪,只是單純為了出名而已。

經典藝術家依然保留著對技法的崇尚和追求,只可惜今日的藝術界已經變了天地。任何以油畫佈為質地的作品都列入了藝術的範疇,就連空白的畫布,也被藝術家稱作是“神奇的墨汁”,而陳列在英國的著名畫廊裡供觀眾鑑賞。

如今藝術品的價值在於思想的爭鳴,而不是藝術審美。

當然,現代派藝術也不乏激憤的批評者。哲學家Roger Scruton就說,缺失美感的藝術無異於對健康人性的劫掠。

對於依然珍視經典藝術的人們而言,他們會在【真善忍系列美展】中看到正統技法和經典主題的回歸。參與美展的藝術家們,力圖承傳大師之風,以高尚的立意和傑出的寫實技法作為創作的起點和基石。這樣的傳統,在現代派藝術家的畫室裡,多半已被棄置而荒廢。

這些作品有著雙重目的:對專制集權用關押和暴虐打擊信仰的做法給予曝光和挑戰,同時,也要帶給觀眾啟迪與希望。殘酷的現實為藝術家們的創作提供了史詩般的主題和原型。

尊重傳統藝術技法及理念的觀眾,會對畫展作品欣賞有加;而那些認為藝術應該為時代先鋒,推動社會變革的觀眾們,也一樣體會到畫展的厚重份量。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